五月的雨季

钟健民


2017-05-15 08:57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我凊楚地记得,这一天是我三十八年前踏入供销社大门的一天,五月的雨,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味道,总是给人一种很闷的感觉。五月的风,狂野卷着沙尘,淹没了眼睛。尽管看上去距离那飞舞的尘沙还很远,心里已经感到身上到处都落满了灰尘。春雨刚过没多久,想着雨润无声,今年下了几下,很勉强。农地里的庄家经过春日里的干旱,又只能等到夏天了。盼望着,盼望着,雨季还迟迟不来。于是心情也随着天气降入了谷底。

春节年前的一天,我放弃了热闹喧哗的都市生活,我终于又回到了腰子塘,许多事你都来不及想,就已经做了。回到老家,在乡间的马路上漫步,面对着熟悉的田野、山林、溪水,还有无法从记忆中消失的供销社大院。

淸明节前,我在微讯网站上,无意中发现了“洪山供销社群” ,我急不可侍地打开了网站,呵,站上好热烈,由阳和平、胡德淸、宋海英为首的主宰下,并发起了为抢救原财会股老股长钟朝浦儿子生命的爱心行动,作为一个钟股的邻居、堂弟的我,也成了倡导者,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同事又在网上相聚了,从模糊走向淸晰,一个个那么亲切、那么深情、那么热情、那么有善良、那么重义,三天时间,共筹措了11850元,当送到了朝浦兄儿媳的手中,她热泪满腔,不知道要说什么,她捧在手中,沉甸甸的,这是老同亊们金子一样的心!她哭了,她能说什么呀,一切尽在泪水中。我彻底被这种局面征服了,我看到了,昔日布满全区二十七个供销据点的、各自为政的结局远去了,距离突然拉近了,我知道,群里再也没有年龄、性别、贫富、职位之分了,我豪不犹豫地踏入了这块领地……

时间变了、面貌变了、地点变了,唯独每个人善良、亲近的心没有变,一个个活泼、莊重、美丽的面容在网上、在脑海中、在天空中跳动,欢快地相逢,通过不断沟通,相聚了,从远在天边,拉回到了近在咫尺的距离,我努力地回顧着,必竞过去了快二十来年了,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大家会变成以这种形式连结在一起。

供销社的生活是我几十年的生活历程中的一个主要部份,我的脑海中苦苦地思悉着,从细节中努力寻找过去了的影子。我凊楚地记得,这一天是我三十八年前踏入供销社大门的一天,当我从知青群中来到了洪山區供销社,这个在当时风行一时的经济物质实体,确实有点令人向往,可对于我来说,是乎并不感到欣慰和在乎,只觉得好象来到了一处望不到边际的茫茫沙漠,怎么也提不起对它感觉,直到慢慢融入到这个现实生活中去。

在供山区供销社,有我们尊敬的贺华山、王梗科,谢賢珍、胡徳清、杨进贤等各位书记,他们往日的形象在我眼前浮动,留下了永不消逝的痕迹,我欣尝他们那种平易待人的领导艺术,他们那直爽稳重,那真实的人格魅力,让我心服口服,他们让洪山区供销社这个实体,平稳地走过了那多艰辛的岁月,在大树即将崩溃之时,能让伴伙们心中能有个实实在在的依托;到最后,忠厚善良的邓主任使出了浑身解数,只得把这个走向死胡同的宠物,不得不双手烘送给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孙主任,让他当上了这个未代皇帝,从而,孙主任迎着风浪,与大伙一步一歩地走了过来。

我赞赏着一批基层同龄者们,是大家以社为家,共同拱起了这个庞然大物;我羡慕着一代奇才,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大浪淘沙,从洪山区供销社的大门中走向了社会,成了国家的棟梁之材的姣姣者,在县区委、局办、企业、公司的领导崗位上大展鸿图,他们是洪山区供销社的骄傲。

我永远怀念和我一同进入洪山区供销社的老知青们:宋健初、彭乐平、赵光爱、王日珍、曾福美、许玉珍等;还有朝夕相处200多名同僚的好伙伴们,在洪山区供销社里日夜嘶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在这番天复地的社会变更大浪潮中,经过了几十年的拼博,有的作了千古、有的成了高官、千万富翁、还有的还是墨守旧规,不过,大家都挺过来了。别样的眼光看待别样的人和事,谁在帮助谁,谁又在捉弄谁,天意与人为,两者皆有,社会在前进,人也在改変,是好是丑,时间会作出裁决,我们不必过多地评述,但心中的天平,永远在每个人的心中,心情永远想保持平衡,但也无法做到平衡……

我偶然与退休的彭老师下乡去各村釆访蛇形山镇的风土人情,经过了原供销分社的各个旧圵,我一定要过去望上一眼,摸摸大门、摸塻牆砖,心象打番了的醋坛,直到彭老师叫我,才又回过神来。我几乎认识我们这一代的同龄人,因为那时的供销社与所有群众是息息相通的,是沟通政府与群众一座唯一的大桥,不与供销社打交道是不会的,当看到了熟悉的村组里一些新鲜的某些细节,然后又结合了自已的心境,有多久没见过这些鲜活的素材了,这些素材慢慢融化,陪伴着我们呼吸,以流畅、轻快的文字写下一编编新农村建设中湧现出来生动的故亊、以及扣动心弦的随感。有的时候,让我驻足原地陷入沉思,回忆会在这时如潮水一般向我涌来,全部走进我的心底,我好象又找回了过去的岁月。

昨夜的暴风雨、我倚坐窗前,听悠悠雨声,敲打着心扉,依稀有了点睡意,有了朦胧了心境,弹指之间,打开电脑,敲动着键盘,发泄一下,又感觉心思很重。我久久地就这么望着外面的雨在发呆,我没有足够的勇气道撑起这块天,我读着李清照的诗词 :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她最后以“怎一个愁字了得”句作收,即戛然而止。人啊,多少年之后,一块石碑就是人生的归宿,再美的风景,再浪漫的季节都感受不到了,一句话,就是要好好珍惜,别弄丢了,上百度也找不回来......

立夏过了,我特别的心情走进了五月的雨季之中,再次走进洪山区供销社好友群中,与各位兄弟姐妹畅谈解体后的酸甜苦辣,有天上下来的雨水、有身体内流出的汗水、有眼晴里涌现出的泪水、还有相见时喝够的酒水、茶水,一切尽在拥抱中,让兴奋冲刷着我满身的汗臭和疲劳,回到家,我推着老伴的轮椅,回味着在洪山区供销社一路走过来的感摡与趣题,静夜窗前,听雨滴落的声音,这时,仿佛能嗅到夏雨中煎进清新的气息。由润物无声,变成绵绵夏雨,形成了一个季节应有的特征。那潇潇细雨,一年又一年,不停地诉说着这个群体的魅力!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闯)

浏览统计:

上一篇:读《苏东坡传》有感

下一篇:夜阑听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