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听风雨

罗亮


2017-08-16 08:55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初秋的微风无常地徘徊在婆娑的枝头,正如心境的变化没有原由的起伏,零晨两点的一场风雨,很大、很猛、很凶,好似给人一种亲历灾难却又侥幸得生的庆幸,冥冥之中,好似遇见了一场生命的转角。

曾经,秋起秋落、愁起愁落,看淡世事沧桑、牢记刻骨铭心,有一种“重”叫无所适从,有一种“轻”叫冷暖自知。涅槃,是生活赐予的一把枷锁,它锁心、锁情、锁缤纷,而苦矣、累矣、成矣、败矣,皆已成为一种生活的过往和注释。

夜很深、很黑,窗外风雨淅沥,失眠的我好似襁褓中的婴儿在风雨中飘荡,忽如坠入夜的深渊,恐惧、忆父,起床、倚窗,拉开窗帘,丝丝凉意扑面而来,窗外的风雨声、小儿的哭啼声、妻子的脚步声,声声交织入耳,睡意愈发全无、思绪愈发难收。

老宅,记忆舒展的载体。历经37年的农村老宅,其堂屋正前方的那块晒谷坪,是一本铺开的大书,它镌刻了见证的一切,立于此,心潮起伏,脑海中流转的是幸福、婉约、忧伤和思念;也是一方巨大的银幕,它收录了流逝的一切,立于此,思绪万千,过去的人物音容、山水草木、鸡飞狗吠等记忆皆会如幻般显现于脚底。泪落,如丹青水墨滴入清水之中,它浑浊了记忆的链接。

夜更黑,风雨仍在持续,拉上窗帘,卧侧辗转,谁都期盼羽翼丰满,谁都期盼华丽转身,可握不住的苍茫和无奈,时常让失意尽显它最大的萧杀,此刻,唯想念父亲那双曾为我扬鞭策马的大手,滑入嘴角的那丝咸苦,是泪、更是时运的捉弄。顷刻间,风雨极致咆哮,大雨放肆的噼里啪啦拍打着窗户的玻璃,势若千军万马在厮杀。此刻,隔着窗户,忽如其来的淡定,让内心泛起的涟漪愈发坚定,于是,开始对生活有了深的理解。

躺在床上,继续聆听着风雨的交织,任记忆再次远行,往事犹如清澈河水中的鹅卵石一般,历历在目、事事可数。祖父是一名村支书,他的工作笔笺,畅写着痴迷的情怀、抒发着饱满的热情、满含着激扬的斗志、传递着永恒的忠诚,字字顿顿如蝶恋纷飞,跳跃着过去那个年代的激情,卷舒着过去那个年代的骄傲。父亲是一名农村教师,他的自传,如长江之滚滚、如黄河之喧腾,字字句句罄其情心,虽醉眼朦胧,仍以生命为笔,而撰生命之延承,带着痴迷、带着眷恋、带着无奈,编织了一个个嘱咐我替他去完成的心愿。

……

天微亮、雨也停,一切又将周而复始,此刻,唯一不同的就是心境。夜阑听雨,听出了一种心声、悟出了一份沉淀,择时、再埋首,读一腔好书、舞一曲好剑,不悔过去、不畏将来,生活便就是刚刚好。

是的,花终开、蝶终自来…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五月的雨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