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福

贾艳青(河北)


2015-06-01 08:51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一阵日军飞机的轰炸之后,滚滚的浓烟里一个身高不足1.5米的小个子战士从地上一跃而起。他胖乎乎的脸上那一对调皮的大眼睛迅速向周围扫去。

猛然他看见不远处的山路上横躺着这一个人,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这个人身边。

这是个头上戴着一顶破军帽的老兵,他露在帽沿外边的头发已经斑白,腰间插着一根水烟袋,烟荷包搭拉在下面。裤腿卷过膝盖,小腿此刻已经血肉模糊。老兵紧闭着双眼,牙齿咬得喀喀直响。

小个子战士猫腰为老兵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将他扶坐而起。

老兵睁开了双眼,瞧了一眼眼前的小个子。眼睛陡然一亮,颤声说道“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伢子,你还记得咱们出征之前司令吟的这首诗吗”.

小个子战士用力点点头。

顿了一顿老兵接着说:“湖南我怕是回不去了,不过有这里的青山和牺牲的兄弟们为伴,我也知足了。”

“你活得好好地,为啥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小个子战士说:“现在我就背着你去找大部队,只要找到大部队,你这点小伤敷点云南白药立马就会痊愈。”

说完,小个子战士蹲下身子将老兵的两只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上。

老兵看了一眼不远处两山之间的浮桥,此刻浮桥已被炸断。老兵知道如果想到达三里之外的黄河北岸,就必须翻越这座险峻的大山,如果这样的话是要爬三十里的陡峭山路,那样的话日本鬼子恐怕早已占领了黄河北岸。

他猛然抽回搭在小战士肩头的双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老兵坐在地上喘息了好一阵子,然后吃力的从怀里摸出一面军旗。老兵把它捧在手里对小战士说:”这是咱们38团的军虽然这次咱们被小鬼子打败了,只要咱们的军旗在,军心不散,就会有雪耻的一天。”顿了顿老兵接着说:“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你从小水性就好,我命令你带着他渡过黄河,亲手把它交给长官。”

“我不,要走咱俩也得一起走。”小个子战士抽泣着说。

“还记得咱们离开家乡的情景吗,那时咱们湘乡永丰的地里的菜花开得真美啊,我告诉你妈妈等菜花在开时,我们就会把小鬼子赶出家门,胜利班师的,”老兵颤声问。

“当然记得。”小个子战士点点头。

老兵欣慰的点点头。“离开家之后,我每消灭一个鬼子,就在我的荷包上画一个叉,你数一下我荷包上的叉。

小个子战士托起烟荷包数了一下上面的叉,数完之后他告诉老兵“刚好14个。”

老兵说:“现在我就算我真的牺牲了,有着14个小日本做垫背的,也不亏本啊。”说完将军旗塞在小战士手里。

小战士把军旗裹好塞进怀里,再一次猫下腰准备背起老兵。

“不要管我,你走,快点走,这是命令!记住你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知道吗”

“我是军人,但是我不能丢下您不管,那样我还是人吗。”小战士态度坚决。

“你怎么这样傻!我们一起走,谁都活不了。”老兵语气里充满了愤怒。

 “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我们的魂儿也要一起回老家永丰。”小战士倔强地回答说。

僵持了好一会,老兵似乎妥协了,他捏住小战士的手,吃力地说道:“伢子,就听你的,不过我现在又渴又饿,你去给我弄几个野果子充饥好吗。”

小战士点点头,起身走了。十多分钟之后,小战士手里拿着几个山梨回来了,却不见了老兵。他焦急地四处张望,心里琢磨着想老兵一条腿断了,能去哪里呢?这时,一道血迹斑斑的爬痕映入他的眼帘。他为之一震,马上顺着痕迹一路寻找,一直找到山涧旁,在悬崖边他发现了一只水烟袋和一个烟荷包,荷包上摆着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全家福,上面有老兵,小兵和一个中年妇女!

 (作者单位 河北霸州南关第六小学)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石桥见证:一九四四

下一篇:七言感赋四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