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家两姐夫 抗日老战士

尹晓奔


2015-08-21 14:44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郝万明、游杰士将军访问记

建海兄想在富厚堂搞一个曾氏后裔与抗战的专题展览,向我索要大夫第曾国荃后裔 “宪”字辈中的两位亲姐夫,两位英雄的抗日战士郝万明、游杰士的照片和资料,并鼓励我把当时的访问场景记述下来。接此重任,我即向台湾的满弟曾宪棨先生致电询问两位姐姐、姐夫的身体状况,一通电话引起了我的回想,当年的访问情景有如电影蒙太奇一样历历在目。

鲜花告诉我,你曾这样走过

 

二姐夫郝万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少将,代表抗日老战士登上共和国成立60周年天安门群众游行老战士彩车

“秋风,拂动着他们满头的白发;秋阳,辉映着他们胸前的勋章。2009年10月1日上午,当18位从枪林弹雨中走来的共和国老战士乘坐的彩车,紧随阅兵队伍经过天安门,广场上无数的鲜花为他们绽放,如林的手臂向他们挥舞。”这是当日的新华社通稿中饱含深情的文字。这18位老战士中身穿海军少将礼服的就是二姐夫,也是在部队工作的二姐曾宪苾的丈夫,1988年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少将军衔的郝万明将军。

拜会郝万明将军、曾宪苾阿姨伉俪是2010年6月在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海军干休所将军寓所中。同行的有湖南经视《走读曾国藩》摄制组,因有电话预约,在将军的警卫兼司机带引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将军家中,两老的乡情、亲情、热情自然而然流露出来,一番介绍握手之后,我们就聆听将军的讲述了。将军说,他老家在河北省乐亭县东徐各庄村,1943年6月一支八路军路过他们村子时,不到15岁的他找到部队说要参军,八路军的领导看着这么小的个子,也就一支枪那么高,不同意参军。“日本鬼子的铁蹄炮火造成我们的日子那个苦啊,我就横下心来要参加八路军,跟着部队走啊走啊走了半个月,这样部队领导看到我的决心终于批准我参军,在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十三军分区一区队当战士。”因为读了高级完小,能写会编,在当时的部队里算得上知识分子,第二年就调第13团政治处任宣传员,后来调第14军分区政治部当摄影员,参加了冀东抗日根据地反扫荡战役作战。建国后一直在海军工作,后任海军纪律检查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海军纪律检查委员会副军职专职委员、常委。曾荣获独立自由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抗战60周年纪念章,1988年授予海军少将军衔。

参加万众瞩目的共和国成立60周年老战士彩车游行的故事是我们迫切希望听到的。我们问将军,是因什么原因邀请将军上这个彩车的。将军说,“其实也没那么神秘,可能是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好的缘故。在排练阶段,都是我的警卫兼司机去参加的,其他十七个老战士也大都是后生子代彩排的,我们这些老兵也只彩排了一次,就正式登车游行了。”邀请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的老战士专门组成“老兵方队”参加国庆游行庆典,这还是第一次。当18位从枪林弹雨中走来的共和国老战士,在《红旗颂》的乐曲声中,在系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陪伴下乘坐彩车在层层花海的簇拥下通过天安门广场时,国庆首都60周年庆祝大会现场出现了最为动人的一幕——全场起立,向他们庄严致敬。那天所有老兵们的心情和身体格外好,从彩车下来后,各路人马纷纷挤涌上来签名拍照留影,刘翔发挥了他的飞毛腿优势,是第一个与将军合影的。

“还想请问的是,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与台湾的弟弟妹妹们联系的呢?”曾宪苾阿姨是这样回答的:“那是公元1993年以后,双方都从军方退役了,就开始有书信往来了。”台湾的三妹、六妹和满弟三家人多次回大陆,由于宪苾阿姨身体状况他们俩伉俪却一直没去过台湾。两老现在是单独住,儿子是新华社一名高级摄影记者,是改革开放后我国第一个引进现代化成套彩色照相冲洗设备的第一人。

原来彻头彻尾的反共派,现在地地道道的统一派

三姐夫游杰士,湖南省桃源县人,1940年在洪江入黄埔17期战车学生队,1943年开赴印度、缅北对日作战。后任台湾装甲兵总司令,中将

拜访宪蓉阿姨、游杰士将军是2009年的9月下旬,我们湖南曾国藩研究会代表团赴台湾进行学术交流和资料收集,在满弟曾宪棨先生的带领下,我们赴三姐夫游将军家登门拜访。

游将军曾于2005年9月7日应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之邀来湖南参加过第二届中国芷江·国际和平文化节。从游将军赠送我们的他的自传《我的奋斗》一书得知将军当年从湖南省立常德中学高中毕业后考入陆军机械化学校,1943年赴印度陆军机械化学校驻印战车训练班受训,结业后分配到战车第二营服务,并和战车第一营首先接受美制装备,当时战一营配合新二十二师去缅北攻击日军,战二营作为预备队。1944年3月3日,战一营在胡康河谷的瓦鲁班一举摧毁日军第十八师团指挥部,缴获日军第十八师团大印一个和注有重要补给物资的地图及战防炮36门。乘首战的胜利,战一营随新编二十二师继续作战,攻取了缅甸的芒友,打通了中印公路,和沿滇缅公路作战的远征军胜利会师。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游杰士在驻湖南芷江的新六军任中尉,负责与美军的联络任务。1949年11月26日飞台北。在台湾先后任陆军军官学校二十五期装甲兵科学生队队长、陆军总司令部中校联络官、装甲兵学校学员总队上校副总队长、装甲旅少将旅长、陆军总司令部兵工署中将署长、装甲兵总司令。

2005年9月,游将军参加完第二届“中国芷江·国际和平文化节”后,回到阔别62年的洪江市沙湾乡寨头村,寻访昔日就读过的“陆军机械化学校”故址,受到乡亲热情欢迎。为纪念62年黄埔17期战车学生队的这段历史和徐庭瑶教育长的贡献,征得湖南台办系统的同意,将军捐资18000美元筹划兴建月祥纪念公园,不但为洪江古城添一胜景,也为爱国主义教育新增一处场所。

将军身体硬朗镬铄,将军说他们结婚成家后,曾宝荪舅舅(曾家对未出嫁的女性的尊称)对他们严爱有加,曾手书文正公八本家训相励。将军说他以前是个地地道道的反共派,李登辉是他儿子婚礼的嘉宾和主持人,他曾向蒋纬国建议把要销毁的枪支加挂200发子弹空投到大陆,蒋纬国向蒋经国汇报,蒋经国却不作任何反应,后来也没有实施。现在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统一派,与李登辉彻底决裂,为两岸的统一不遗余力奔走呼号,多次回大陆参加两岸交流活动。

在互赠纪念品之后,将军和宪蓉阿姨亲自送我们一行下楼,在互道珍重声中,我们依依不舍再见了。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百岁老人话“抗战”

下一篇:抗战征文:老兵的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