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运风云的历史见证

贺磐尼/口述 刘霞/整理


2014-08-25 10:45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我家祖居永丰镇的月龙桥附近松坪村,这里山青水秀,人杰地灵。这两张照片是由我父亲贺赞辅保留下来的。

家父贺赞辅,号佛生,字慈英。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农历7月26日生于永丰镇月龙村的一书香门第。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废科举,双峰书院改建成高等小学堂,16岁的贺赞辅以最优成绩考入甲班与蔡和森的兄弟麟仙同窗。
    宣统2年(1910)在湘乡东皋中学毕业考入湖南高等学堂理科班。
    辛亥革命爆发后,辍学旅居省城。后回到家乡教学。

民国15年家父加入中国国民党湘乡县党部,在北伐战争的推动下,湖南农工运动蓬勃发展,他受县党部的派遣,回到永丰参与指导中里的农民运动。中里就是现双峰一带。以前的湘乡分上中下里。


 
    图一 湘乡县农民协会与各区农民协会第一次联席会议时摄影,民国十五年冬(1926年),地址为湘乡,贺赞辅是右起第二排第九位。
 

 
    图二 湘乡中里公法团第一次联席会议。地址是现在的永丰镇人寿路县检察院旧址,过去叫做“永清阁”。贺为第二排左起第五位时间为:民国15年10月11日(1927)距今天87年。
 
    同年初秋,中国党员曹海清在双峰高等小学发起建立国民党湘乡县第五区党部,家父被推举为五区党部的农工委员。同时经李笑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家父高举国共两党合作的旗帜,积极领导农民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封建和土豪劣绅的斗争。11月湘乡中里公法团建立时,他被推举为公法团学务委员,负责指导各区农民协会的教育工作。
 
    民国16年,马日事变,当时老湘乡的大批共产党遭到杀害,家父遭到“铲共”通缉,外出寻找组织,辗转回家后,又险些被抓。最后隐居新宁行医为生。
 
   1935年夏回到家乡行医教学。
   1944年7月,日冠入侵,永丰沦陷后,地方秩序混乱。一家人在石牛南冲村躲兵,家父因回家寻找年迈的老母和两岁的小女被日本人抓至月龙桥维持会,鬼子见他是个教书先生有学问,胁迫他当书记员,他忍辱两月后逃跑了,并且主动到湘乡县政府自首。并且在《湘乡民报》登报认罪。
 
    抗战胜利后,以被前农民运动打倒的乡绅联名到湖南省高等法院检察处控告家父在维持会“借日寇之手杀害王子明,彭竹初两位乡民”。民国34年被捉拿,以“贺赞辅于民国16年充当暴农协会长,并经常谩骂委员长,曾经政府明令通缉,在外逃亡数年,悬案未究。此次充当伪组织秘书....听候中央处理。”那时是国民党的天下。但经过调查,所告被日寇杀害的两位乡民与贺无关。维持会属于胁迫,并未做助纣为虐之事,当时镇长予以:不起诉处分书。但家父却坐了两年牢。
 
    1949年解放后,家父积极参加土地改革。1951年又被以“汉奸”罪控告,被捕,翌年农历2月11日被枪决,临刑前他连喊三声冤枉。其家庭被改划成“破产地主”成分。
 
    1984年我向双峰县人民法院和省级法院呈上报告请求予以平反,县法院与省法院同样做了批复:“经审查认定原判贺赞辅杀害两农民事实失实,汉奸罪不成立。该案属错案。”终得清白。
 
    家父只是当时阶级斗争的一个缩影,当时的农民运动湖南声势浩大,他有满腔热情,也有学问,他鼓励女子参与社会活动并主张开办女子职业学校,这些都是很先进的思想,作为资料被毛泽东的报告采集,只因当时的政治环境又因为农民运动后来得罪了一些乡绅,很多的抱负来不及实现,便一再被迫流离,后来甚至受到冤屈而亡,令人唏嘘。
 
    阶级斗争曾经作为一种政治武器在中国流行了大半个世纪。当时的农民运动正是现在群众的路线的雏形,一个国家的政党抓住了群众就永远抓住了根本。旧时的木楼街道,高举农民运动的旗帜,加上片中人物的衣着表情,为我们重现了当时农民运动的声势浩大,见证了一段真实的历史,所以这两张照片非常珍贵。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我的父亲母亲

下一篇:“臭老九”在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