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老九”在1982

朱剑宇


2014-09-17 15:50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臭老九” 作为知识分子的代号,是很有中国特色的。相传中国元代就有“八*、九儒、十丐” 之说(据谢枋得《叠山集》:“滑稽之雄,以儒者为戏曰:我大元典制,人有十等:一官、二吏;先之者,贵之也,谓其有益于国也;七匠、八*、九儒、十丐,后之者,*之也,谓其无益于国也。”),儒生们在没考取功名、即也没“不为良相,就为良医” 之时,地位在**与乞丐之间,排在第九。至当代,真可谓“老九”了。何时加冠“臭”? 没有考证。我想当在上世纪50年代“反右”之后,到60年代“文革”臭到鼎盛吧?当年,一位进驻文工团的工人师傅找我谈话,说,你中专毕业,应该算“知识分子” 了。我吓得好久没有做声。这意味着在他眼里,我已在“臭老九” 之列,不得乱说乱动。

多亏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把知识分子也列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臭老九”成了“老大哥”里的一员。这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事了。

1982年初,时已在县文化馆任文学专干的我,突然接到要我去县党校学习的通知。党校是培养新党员的地方,我这个连团也没资格入的人,还有资格入党?真是受宠若惊啊!到了党校,才知道我们那班,是县委组织部与党校特意安排的。成员都是县文教卫生部门有突出贡献的知识分子,县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高级护理师就来了七八个。大家在一起当然感慨万千,也很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专心听课,专心做笔记。据党校老师讲,我们这班,是他们教过学习最认真的一批学员,毕业考试的成绩,也是最好的。临别,为了纪念这次学习,大家特地在党校前坪合影留念,并在照片上写下“党校留影 82,5,10” 字样。大家对祖国美好未来充满着憧憬,由此定格。

 
    学习回来,我的入党历程,却一波三折,直到1985年5月才正式通过,让我举手宣誓。之前,我又参加过县委统战部组织的“知识分子座谈会”,里面我印象深的有:国民党军参加湖南和平起义的团长曾启球老先生(曾被判了十五年刑,在西北劳改,写有《换骨记》一书)、县中医院老针炙医师(过去是和尚,云游过大江南北,“文革”中被打成“特务”)陈玉、湘乡地方兵团参谋长(解放后被清除出党,是双峰文史活资料)凌超凡老先生等等,我们都是被平反的,都成了“统战对象”。曾启球老先生在会上发言,说:“给我们平反是应该的。我用不着感激涕零。耽误了我们大好的青春年华,谁能赔得起吗?…… ”这非常出格的发言,主持会议的领导,竟然不以为然,带头鼓掌。看来,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在那年月没成一句空话,“臭老九”处境有了很大的改观。座谈会是在县招待所进行的,酒足饭饱后又在招待所门前原灯光球场的台阶上合影留念。前排左起第二人是陈玉,第三是曾启球,第四为凌超凡,我因太嫩,自己站在后排的左角上。
 

 

后来,这些人都参加了恢复成立的县政协。我后来虽然入了党,却作为文艺界的代表,从第一届到我退休前的第四届都参加了。下面这张照片,就是我参加第四届政协大会,记者在会场照的。


 

我为什么特意保存?是因为我与身后的陈玉老先生(带眼镜的)交往甚深,他不但医术高超,用其独创的《子午流注法》针炙,治好了我在“文革”中挨打落下的久治不愈的腰痛,后来他又离开县中医院当了和尚,集资重修了观音殿。在他九十大寿时,我曾撰联祝寿(请王憨山先生代书的)。联曰:

开蟠桃花, 祝无量寿, 四座同参老活佛;
    修观音殿, 度万众生, 十方都是有缘人。

说他是活佛,还真的说对了。他圆寂后,曾浅埋于地下,三年后,其弟子遵嘱起出,尸体竟安睡如初,一点也没变样,而且皮肤还有弹性,嘴上长出了新胡子,遂请安徽九华山师傅前来料理,说是“肉身成佛”(全身都成了“舍利”),便做盘腿打坐模样,移入玻璃柜中,现供奉在双板桥雷峰山一座庙里。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农运风云的历史见证

下一篇:老 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