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倪

朱剑宇


2014-09-17 15:57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四十八年了,我一直保存着这帧普通的黑白照片,因为它把一位善良的农民与我连在一起。这位农民,就是老倪。

老倪有个像女性的名字—— 倪秀珠,人也面善心慈,乍一见,以为是个老太。1966年初,我们因同在双峰县千金公社星火大队县委工作组相识。他是县里从浙江请来的农民技术员,我是县文工团的编剧,在那“体验生活”。

说是技术员,不如说是地道的作田能手。他家在浙江省镇海县小港公社小港大队,种矮杆水稻多年了。县里请他来也不要讲多少理论,只要他亲自作一丘示范田。双峰农村当时正推广“单季改双季,高杆改矮杆”的“双改”工作,星火大队是县委书记姜远腾的 “点”,作出样板好向全县推广。

一次,一向随和的老倪竟然与工作组长较上了劲。原来老倪那丘示范田要插秧了,工作组长要老倪把水放掉,用划行器在田里划上格子,以便计算一亩田能保证有多少基本苗;而老倪则认为刚刚施过肥的田,肥水放掉太可惜,插秧后再灌水又费工,主张用人在两边田基上扯根长绳子,照绳子上的标记插也差不多(其实在他老家根本不用这套,用绳子是为了便于统计,他已让步)。工作组长的理由是为了规范,扯绳子随意性大;老倪的理由是省工省肥,且禾苗落水插下返青快。双方争执不下,幸亏县委姜书记正来队里,大家便请书记裁决。

姜书记倒也民主,让大家先发表意见。可一边是工作组长,一边是请来的技术员,大家都不好作声。我终于忍不住了,说既然我们请技术员来示范,还是按技术员的搞法吧,他也是经过多年实践得到的经验。最后,姜书记同意了老倪的搞法,又让工作组长在另一丘按组长方法搞个对比试验,矛盾才得到解决。

最让我感动的是半年后老倪跑来看我。其时,文化大革命正风发火起,我早在5月就被召回文工团参加运动,而且是团里最先被揪出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也是“在劫难逃”啊!我曾在地区一次编剧学习班上,讨论姚文元评《海瑞罢官》的文章时,说过《海瑞罢官》编剧之初,彭德怀并未罢官,怎么能说吴晗写《海》剧是为彭翻案?他是响应毛主席号召,宣杨“海瑞精神”等等言语,而“文革”正是由批判吴晗、邓拓、廖沫沙“三家村”造势响起前奏,我为吴晗说话,被“秋后算账”,只能认栽。

那一天正是1966年国庆节,老倪已完成在双峰的示范回县总结,即将返回浙江。他见我没去参加总结会,就寻到文工团来找我。文工团造反派挡驾,说他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你找他干什么?老倪显然听到风声,有备而来,说侬晓得,侬是你们县里请来的浙江农民技术员,贫下中农,侬和他在一个工作组,对他教育教育。这些话是老倪与我见面后复述的。想不到他还有这一手,甩出技术员、贫下中农两块硬牌子,造反派也只得让他三分。

老倪把我拉出了文工团,在街边一家小餐馆要了几样小菜,一瓶葡萄酒(他知道我不能喝白酒),与我对干起来。酒过三巡,一时无话。他见我耷拉着脑壳,捅了我一下,说,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种的那丘田,比组长那丘田,按亩算每亩多收百来斤谷子。是吗?好!我为他的成功庆幸。老倪自己反倒阴了,说,我相信你是正派人,姜书记也是,他也没去参加总结会。我告诉老倪,姜书记被打成“走资派”被揪斗了,老倪点点头,叹了口气。

离开餐馆,老倪提议与我照张相。到照相馆,他先慎重地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手帕包着的小包,从包里挑出一枚韶山纪念章,别在我的胸前。说是县里请他参观韶山时,他特意买了好几枚,准备回家分送亲人的,也是他到湖南的一个纪念。

照完相,终于要分别了,两双手久久地握在一起,我的眼睛不禁湿了。老倪安慰我,说,毛主席说了,相信群众相信党。你还年轻,人,没有过不去的坎。顿了一下,又在我耳边补了几句,侬晓得你心直口快,吃亏呵!今后嘴巴紧点……


 

几天后,相片洗印出来,我按照老倪的地址给他寄去。在寄他那张相片的背面,我写了几行字:

传经点星火,情谊重千金。
    浙水湘山远,相望慰平生。

                                  ---老倪师傅珍重

                                   湖南双峰文工团 朱剑宇叩
                                      1966,10,8

我们后来还通了两次信,但随着运动升级,我坐派牢,下农村,通信中断。到“文革”后再去信,信却被退回。退信签上“地址不详”被打了个勾。后我有个小儿在浙江工作,我要他帮我查一下,回说“浙江现无镇海县建制”。唉!

老倪长我二十岁,我今年七十四了,他还在人世么?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臭老九”在1982

下一篇:双峰县文工团与张卓亚县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