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中歺_双峰网

最后的中歺

钟健民


2014-12-09 10:30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一九七九年春夏之交,我参加了涟源地区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积极分子大会,到涟源地区各县学习,取经,我们双峰去了四人。

从娄底出发,两辆大巴车座得滿满的,第一站来到新化县洋溪镇,去看望一位插队长达五年之久的女知青,大家在新化知青办一位领导的帶领下,慢慢向前走去,走在这蜿蜒盘旋、崎岖陡峭的山路上,黛青色的山峦,一脉接着一脉,郁郁葱葱。不到一米宽的路面,几步一转弯,百步一回转,越走越觉得吃力。随着山势的升高,越往高处走,路越曲折,越难行。一面是陡峭的大山,一面是险峻的悬崖,一条蜿蜒崎岖的小路,就这样从山底盘旋着一直到了大山的深处。飘飘逸逸的白云,把大山这片土地吻得发慌,漫山遍野的粗犷聚汇于起起伏伏的山岩。山风把柔情洒向四野,于是粗犷的大山便扬逸着一片恬静和畅然,一支支山歌纵跳而出,挣脱大山束缚,欢跳着飘出山门,在山外悠扬。

走在深山之中,我们看到了是一个普通的女知青,她把带泥的腿牵进清凌凌的小河里涮洗,在大山之中唱起她自己的歌,放飞她的梦和憧憬。于是,她的笑声在高山和深谷间日渐深沉,她的诗便在晴天和雨雾里日愈壮实,和着谷风和阳光的韵脚,排成这大山里独有的律韵。大山的风土人情纳接着来自远方大城市飞来的金凤凰,大山晶莹的淳朴和粗犷,融和在她的心律上。在四散的村落间收割着生活的激情和人性的醇厚。只有走进这坦荡而热情的大山里,你才会感觉到心与心紧靠的热度抚摸着大山突突跳动的脉搏,你的震撼不仅仅是山里飘散着诱人的玉米饭香和火烧土豆味,还有山里人屡屡炊烟飘逸着的屡屡柔情。崎岖的山路,青山一片深绿,深谷一片宁静。车子摇摆前行,远方那挺拔的柚枫树,悄悄地落入眼帘。一边是冒着清流的绿草丛生的缓坡,一边是几排旧式残破的老房。

见过这一枝独秀的山茶花,不仅是她天人的秀丽,还有她在大山中磨练出来的豪放和坚强,真能以与此刻的傲视风霜,万花怒放的柚子树相媲美。洋溪河呀洋溪河!它承载着岁月的磨砺,承载着远方娇女的苦与乐。一间破旧的房子,坐落在山的半腰,孤单的守着这座寂静的山坡。房子虽然破旧和苍老,可窗棂上的玻璃淸晰明亮,这房子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住着一个风韵少女。

走出了这座大山,一步步走远那摇摇欲坠的小屋,渐渐隐没的身影,拖着一缕暮色,沉沉的归于宁静,山也安静于她的沉默。转瞬间,太阳落山,月亮在山的对面升起。轻柔的把清亮的光芒投放到了最深的黑暗中,树叶随风摇曳。远处,放牛的老人挥着鞭,赶着牛儿归圈了,可大山,依旧雄伟,峻峭,依旧朴素,依旧沧桑!

到涟源、到双峰;到锡矿山、最后来到了邵东县佘田桥镇进行总结表彰,在这最后几天的学习中,人心乱了,人员也慢慢减少了,墙壁上的标语也出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内容。在人们的议论中,我也听到了“返城也是干革命”的声音。终于,吃过最后的中歺,领导宣布散会。


 

我们挥手相别,留下了一让人永久记忆的照片。这次经历半个多月的会议不得不匆匆结朿,全国一场“知青返城”的大风暴已经到来了。

不久,双峰县洪山供销社的招工人员到了南塘公社,填下了招工表,我离开了南塘公社,来到了洪山区供销社。从此开始了新的生活和工作。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我的乡邻宋希濂

下一篇:修建韶山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