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咯角与郭中老师及其他

胡林先


2015-11-02 08:51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胡咯角

攻克下天京(南京)后,部下请示站在破损城墙上的曾国藩,这城墙要不要修复一下。曾国藩答曰:胡咯角搞一下就行了。这“胡咯角”,是什么意思,大家一头雾水。原来,这“胡咯角”,是正宗荷叶话,乃稍微之意。曾国藩的意思是,这城墙稍微修复一下就行了。曾国藩方言之重,是出了名的。据传,慈禧太后接见曾国藩后,曾感叹“爱卿的话太难听懂了!”

郭中老师及其他

相对偏僻的荷叶方言难懂,在“十里不同音”的双峰,在县城与娄底之间乡镇的方言也很有特色。

郭中老师。“郭中老师,我不干了”,不要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告诉郭中老师,我不干了。在走马街靠近娄底方向的部分区域,在蛇形山的大部分地方,“郭中老师”是“这件事情、这件物品”之意。这句话是说,这个事情,我不干了。

郭中老师。特鸡。善家伙。“郭中教师特鸡善家伙”,这九个字有三个意思,但与“老师”、“鸡”、“家伙”无关。郭中老师,好懂了,是这个事情之意;特鸡,是仍然之意;善家伙,是照旧、没变化之意。当你穿行于洪山和蛇形山大地,听到这句话,就知道其意思是:这个事情仍然没变化。

几个八年。“几个八年”,是“什么时候”之意。比如说:“你几个八年将车子开到这里来了。”是说,你什么时候将车子开到这里来了。在老洪山区,即现在的洪山、蛇形山,及甘棠、走马街部分地方,都是这么说的。

金医院。我所在的中医院,有次迎来了领导视察。领导在讲话中,表扬了中医院,还大大“抬高”了中医院。在领导的口中,变戏法似的,一下子将中医院,变成了“金”医院。原来,领导是杏子人,在杏子靠近湘乡的区域,大都会出口成金,将中念成“金”。

我在想,或许,世界一体,语言“一统”,方言显多余,将会消失。当我听到院子里的小孩讲话、争论、吵嘴,都用清一色的普通话时,总觉得没有方言的童年有点不对劲,我在怀念我们儿时玩伴的小名,我被唤作“林鸭鸡(林伢仔)”,我叫同学小飞“猫鸭鸡(猫伢仔)”;另是想起那句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多年以后,当我们的后辈,“乡音已改”,还有必要“回”吗?!

哦,原来方言是乡愁的根。“爱卿的话太难听懂了”,慈禧听不懂,还是要听!我们是土生土长的双峰人,乡音还是听得懂的,为什么不长长久久听下去呢?!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蛇形山下泥冲湾

下一篇:胡世伟的传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