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照在采桑村上

志辉/文 龚向阳/图


2016-06-08 09:03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转眼就是五月端阳,天气燠热湿热,正是梅子黄熟天气。吾乡明清前都算是瘴湿之地。乡贤曾文正公给友人书笺中说,“敝乡卑湿”。不是土人,不习惯这湿热天气。

 

 

方向是石牛,具体哪里,和向哥向来是睃到哪里有意思就在哪里下车徒步。车过常汉,我睃到右首有一条新修的窄马路在午后三点的骄阳下白簇簇晃我眼睛。我们就顺这里去徒步。


 

下车才知道到了采桑。六年前,我们徒步时来过,是故人回乡。下了大马路,一眼十来亩水面水塘,黄浑的水面上千数鱼头噢噢望食。塘角处竖了一道竹篱笆,不知其用意。向哥站在塘角处取景,篱笆作近景,塘对岸延伸处小山充背景,篱笆和屏山区格出的一方浊水在向哥手机画面中俨然一条美丽的小河。

赤阳似火,一条挑酒糟的大汉唱着行歌大踏步向我俩走来,情境有点像穿越到了智取生辰冈。汉子便是那黄泥冈扮作卖酒小贩的白日鼠白胜。可惜是酒糟,不是酒醪,要不也讨上一瓢消署解解渴。

据考,宋时的酒其实大多是现在乡间仍酿制的糊子酒,度数低,要不那些好汉总是大嚷先打一角酒来?


 

我们问汉子挑酒糟去干嘛?他说,喂鱼。酒糟,鱼最欢喜吃。小时候家里若刚煎过酒,我会立马舀一瓢去家里的小池塘罾鱼。鱼闻到酒糟香,云一样奔来,尾巴咬尾巴钻到罾里去。一会把罾扳上来,呵,白花花醉浮一大片。

最欢喜那在罾网中弹跳得欢的大塘虾,其次肥圆的青仑子,还有小儿手板大的苦扁子。一罾就够一家人晚餐荤菜。


 

地坪前随手捋一把霍香或紫苏,经过家中地头顺手摘十数个肥红椒,清水煮都好吃。鲜美胜海鱼,现在吃鲑鱼都吃不出那个味了。

汉子随口又补充,酒糟要醒了后才敢拿去喂鱼。先前不晓得,挑了直接倒到塘里,醉死十多条刀把长草鱼苗。

不用嗅,那酒糟酒香直钻肺腑,足钩起酒徒酒虫。我问真醉得死?会醒过来不?汉子朗笑,醉得翘死哩。


 

我们跟着那汉子走了一程,眼见他把酒糟倒进埋在塘基的大陶缸里,露天“醒”酒性。鱼嗅到酒糟香,都游近岸缸来。鱼要是长了腿,一定会像鸭子一样奔涌上岸抢吃,然后醉倒在塘坎、醉掉到塘里。


 

 

 

 

陶潜说良田美池桑竹之属,这小山村占齐了。

一枝青枝绿叶横在眼前,我一眼判断是桑叶,摘一枚,揉出汁来闻,果然是。向哥本已走到前头去了,回转来看。


 

嗬,他眼尖,叫道,这棵是桑。再看,叫道,那棵也是桑。又看,叫道,过去那棵还是桑。哈,整十二棵全是桑,都有小水桶粗大,应有年华了。憬然记起和明悟小村就名采桑村。

桑叶在午后骄阳下精神得很,好久没人记起它们的存在了,桑椹红熟都估计没几个顽童去摘食。


 

桑林上首人家地坪一位温静少妇带两个稚童在曝衣。向往,男耕女织,她便是那采桑的秦罗敷。过去向她讨杯水喝。

淡黄凉茶,小饮一口,凉咻咻、甜丝丝,通泰舒爽。抿一口细辨,向哥猜对了一样金银花,还有一样是鱼腥草,水就是上去不远叹山冲里的两眼小山塘里的天水。这凉茶比当下最行销的凉茶饮料格要高多了。


 

 

我们招呼那五岁的小可爱女娃给我们满满又各倒了两杯来喝。小可爱天真烂漫,向我们展示她漂亮的新裙子、新鞋子、新袜子、红气球和无邪的童真。向哥为我和小可爱拍了好几张POS照。


 

 

良田里稻苗正分蘖,好几丘撒了石灰。小时候,稻田插田前和踩田时常各撒一遍石灰。化肥农药当家后,撒石灰可是稀罕事。大略看田里,似略没见有被石灰腌翻的泥鳅。


 

小时候撒了石灰的田里,可全是白花花眩目的泥鳅肚皮,捡都捡不赢,捡迟了就腌坏泥鳅肚皮了。

稻田撒石灰好处多,防土壤板结,杀虫效果好。人真的不要过分依赖化肥农药,还有手机平板。


 

 

喇叭状冲口,圈了十数亩荒草地。地头两幢刚竖好的板屋,下面一幢养了大屋仔鸡,上面一幢还只竖好廊柱,盖好顶,还没上板。右首边台坡上造了排红砖小平房,一个赤膊汉子闻声出来招呼。鸡场刚新建,汉子计划全养土鸡。

我们给他出主意,圈起的地莫荒了,种上桂花树或其他值钱的树苗,再间种苞谷、南瓜、燕麦,作鸡饲料。汉子说围了鸡在里面,种不出什么庄稼。我们说种树应该没问题,鸡粪还是上等有机肥哩。


 

汉子告我们,叹山冲全被灌木杂草封了,早向还刮过一阵怪风,把他鸡棚屋顶全掀掉了,还吹倒了冲口几弄土筑屋,幸亏住了人的那弄没倒,还吹倒一大片碗大的杉树。冲口那几棵倒卧枯黄的杉树就是那次被怪风刮倒的。

家乡的风也可成灾,我先前没这印象,见了眼前狼藉一地的碎石绵瓦和横卧冲口的几棵大杉树算有了点印象。

汉子说莫进去了,根本走不得。走不得,那去哪里呢?汉子又说不出更好的去处。我说去,走到行不动就打转。

攀越过冲口那几根被怪风摞倒在地的可悯杉树,我和向哥异口同声说,好一处去处。


 

冲外是赤地烈阳,冲内是阴凉洞天。径路是沙沥地,渗水。

今年雨水丰沛,山冲植被好得很,水都渗流到地表来了。


 

 

两眼小山塘,绿得像碧玉、祖母绿,小塘四围全是青郁郁的蕨和开着素净小花的修颀青蒿,一只肥硕斑鸠和一只迷人画眉被我们惊飞,画眉空谷娇啼和这满冲醉人的绿,洗人肺腑,沁人心脾。

我们喝的那凉咻咻、甜丝丝的凉茶就是取的这里的水,比红楼梦里妙玉那扫梅花上的香雪化的水还要好。向哥屈身用手掬了两口山道边的活水喝了,说好喝。


 

小时,我家吃水就是由我去自家那口小池塘里挑。现下见了这两口美玉样的山塘,犹疑心是我家那口池塘的前世今身。

可惜我家那口池塘早不能挑水喝了。曩昔可是我们兄妹的瑶池蓬莱,摸过多少大鲫鱼、甚或肥团团的大甲鱼,罾过多少大塘虾、苦扁子、青仑子。

九寨沟的海子先前大略也似眼前这两眼小山塘明媚明秀,后来,游览的人多了,浸染了人间的尘俗庸俗。我们不愿眼前这未受尘间半点埃的山神妹妹的动人“双眸”受到俗世的熏蒸。


 

鞋子很快湿了,错穿了沙滩鞋,无意到了沙滩样的山径。我们感慨,当个这里的巡山员蛮好。小塘上去,被灌木丛草封了前路。我们已知足,正如饮酒,微醺最妙。


 

 

今年雨水格外多,再过五天端午了,人家屋前屋后杨梅树上犹只树梢头有红梅点点,棕叶却又肥又大,正在摘棕叶的大娘已八十八。和向哥各折了大把棕叶回家包粽子。(本文图片均为手机拍摄)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青树坪古桥系列之一----聂家桥

下一篇:青树坪古桥系列之二----两宽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