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万里路光与影_双峰网

八万里路光与影

龚向阳


2014-04-30 11:31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献给全县普通劳动者

在县内17个乡镇,及相邻的邵东、衡阳等地,人们常常会看到一个骑着摩托车走村串户上门为老人拍寿照的中年男子。他以娴熟的技术、合适的价格、热情的服务赢得老人的欢迎,同时也为自己找到了一条谋生之路,并以此为依托,实现他的人生梦想。


 

今年42岁的邓朝晖,出生在三塘铺镇大云村,初中毕业便顶职到了县印刷厂当了一名排字工,当时能够当上一名印刷工人,走在永丰这个小镇上也有几分荣耀。由于工作中常常会接触到照片制版,年轻的邓朝晖慢慢地爱上了摄影,他从微薄的学徒工资中挤出一百多元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台海鸥照相机。

爱上摄影的那段日子,是邓朝晖最快乐的时光。工余时间,他与三两摄友或独自一人,行走于山野乡村,将镜头对准大自然,对准真善美,一幅幅摄影作品的诞生,自己都犹如被受到一次次光影艺术的大展阅。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邓朝晖和县内的10多名摄友成立了双峰历史上第一摄影团体“双峰青年摄影俱乐部”,第二年改名为“双峰303摄影小组”,邓朝晖和摄友们辛勤采风创作,短短两三年,取得了骄人成绩,作品屡屡在省市摄影展中获奖,并加入了市摄影家协会。不久《中国摄影报》以《双峰有个“303摄影小组》为题专题报道了邓朝晖和他的摄友们追求摄影艺术的不懈历程。

正当邓朝晖沉醉于摄影创作给他带来的荣耀与乐趣时,他的工作单位双峰县印刷厂却在走向衰落。2001年,印刷厂宣告破产,邓朝晖成了下岗职工。

生计迫使他放下相机,拿起羊鞭。邓朝晖下岗后的第一份职业是当羊倌,他用下岗补助的3000多元买了20多头山羊,整天放牧山野,连四五岁的儿子也学会了放羊,后来发展到50多头。几年下来,因山羊销路不畅,最后将剩下的30多头羊贱卖了。

三塘铺是全省有名的三铸之乡,有不少人靠办铸钢厂、铸锅厂发了财。养羊不成功,邓朝晖就跟着本村的几个后生,怀揣着母亲大半辈子积攒下来的两万多块钱,来到了千年古都开封,办起了一个小型铸锅厂。两年后,由于经营不善、产品不对路,几个年轻人血本无归。一个废弃的锅厂留在开封荒芜的郊外,邓朝晖又背起行囊返回故乡。

败走开封,邓朝晖在创业上算是个彻底的失败者。但在开封的两年多时间里,他这个锅厂里唯一的文化人,在工余时间里其他人沉迷于双峰偎胡子时,他却一个人经常去开封城内走走看看,去感受这座千年古都里依稀的遗韵,去聆听清明上河图中遥远的吆喝。

回家后,邓朝晖开始检讨自己从前的选择,并重新寻找人生中下一个坐标。他将从开封买回来的《清明上河图》这幅千古名画的复制品挂在厅屋最显眼的位置,自己一有空坐到它的对面细细揣摩,常常看到发呆……

有—天,邓朝晖终于悟出一个道理:要想成就一件事,必须做到两条,一是做自己喜欢的,二是持之以恒。就像北宋张择端绘就了传世名画《清明上河图》那样。而对自己而言,能做到这两条,只有照相!


 

于是,他翻出了尘封多年的照相机,又添置了一台黑白放大机。白天骑上摩托去乡下为老人照相,晚上一头钻进暗室冲洗、放大。

一转眼,九年过去了。如今,邓朝晖靠下乡为老人拍寿照,让全家人过上了体面的生活。两年前,他在县城永丰新村买了一套130平米的新房,把15岁的儿子送进了附近最好的新城学校,五月份就要参加中考了。

谈起照相,邓朝晖有说不尽的话题,早出晚归甚至风餐露宿,谋生的艰辛就不说了。他说最让人感动的是老人的朴实、理解,还有感激。有的偏远山区,很难来一个照相的,老人也很少走出去专程去照相,不少人到死连张遗像都没有。邓朝晖的到来,常常让村里的老人奔走相告,争相拍照,端茶敬酒,留他吃饭。


 

为了确保信誉,邓朝晖采取的是照相时不收钱,等下次送相片上门老人看了满意才收费的方法。而面对多来的钱他总是一分不取。

一次,邓朝晖到一个老大爷家送照片,这个独居在家的老人开始给他一百元,正要找钱时,老人又掏出10元,他说:不要了,还要找您60呢。老人说,少了吧。接着又掏出50元。邓朝晖这才发现这是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最终他只收了该收的40元,将多余的钱给老人装回口袋里。

还有一次,顾客是个80多岁的瞎婆婆,她把邓朝晖带进里屋。指着床上说,后生崽,钱都在席子下面,你自己去拿吧。邓朝晖掀开席子,床上100的50的20的10的,还有零零碎碎的块票,零乱地铺了一大块。在这次拍摄前的采访中,他对我说,当时面对那些钱,曾经有一瞬间的念头,想多拿一张100元的。但这个邪念头马上被良心与人格所消灭,只拿40元。

他说,现在的老人大多一个人独居在家,想得些小便宜的确很容易。但是,正是这些老人给了我邓朝晖一条生路,他们是我的真正的衣食父母,如果我从他们身上贪取不义之财,就简直不是人。


 

如今,只要不是大雪大雨等恶劣天气,邓朝晖都天天经营着这个照相的生计,在将九年多的时间里,他走遍了双峰的村村寨寨,累计行程达四万多公里。他说,辛苦确实辛苦,但是在靠自己的手艺和劳动吃饭。

说到中国梦,他说离自己太遥远了,现在的梦就是让儿子好好复习,准备下个月的中考,考上双峰一中。将来的梦是儿子能考个好大学,不再像我一样下乡照相。

到那时,我就能够不再为生计用相机去照相,而是拿起相机重新为艺术去摄影。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春风化雨润心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