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唇正启笑春来

周优华


2017-01-09 08:56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陈复查先生花鸟画观感


 

 

花鸟画家陈复查先生的牡丹别有一番风味,我曾拿正洋的牡丹跟他作了一个对比,正洋笑之,复查先生亦不反驳:

窃以为,正洋的牡丹画目前是湘中家装新宠,可以说已成为一种区域性文化时尚,拥者自荣。其牡丹画大红大紫,画面十分喜庆,看上去酷似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少妇,体现出一种光彩夺目的成熟的美,把自身所蕴含的一切美毫无保留地大胆地彰显和释放出来,很有一种不美到淋漓尽致决不罢休的气势。所以,先别装成一副行家里手的面孔高大上地谈什么艺术,正洋的牡丹画有如街市飘然而至的美女,引人注目。有一种社会功能是绝不可忽视和否认的:美化生活,使社会生活变得多彩和富有情趣。这就够了,这就是一种生活中最好的文化和艺术。哪些面容姣好身材适中的美媚,应该感恩父母的铸造,感谢上苍的恩顾。同样,我们也应感谢生活打造出像正洋一样的画家,用手中的笔不停地创造美,发掘美,所谓“美术”是一种美的艺术,故画家的工作就是再现生活中的美,是一项实实在在的技术活。没有什么猎奇搞怪,如果可以弄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那就偏离了美术的轨道,其作用和意义需得重新定论,反正不属美术范畴。在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中,还没有哪一种猎奇搞怪的东西真正发挥过推动社会文明进程的步伐,大多昙花一现。留下来的,还是被人民群众广为传颂的经典。生活并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光。不知诸君注意到没有,在缈缈人海中有个爱留光头的“陈工”,湘中地区又一横空出世的牡丹高手。“陈工”,陈复查是也,永丰镇人士,退休前为双峰县规划局干部、工程师,迷上牡丹有些年头了,退休后,更是以书画为乐,与牡丹为伴,自谓“每天一画,营养自己”,可见他已把绘画当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为人非常低调,不轻易露面,怕是所谓“真人不露相”,素以“光头”示世。近年,但见浮出水面,即刻引来众口哗然,目光群集。他的牡丹——还是打个比方吧,犹似十八岁的姑娘,没有少妇们的大胆和放得开,具羞涩和含蓄之感,性本姣洁、文质。略施脂粉,虽不十分光鲜明艳,但有如轻纱遮掩下的正在怒放的花朵,有雾里观景之感,令人遐想翩翩。看了陈工的牡丹,我这个素不善作诗的人也诗性大发,忍不住胡诌起来:粉面含艳威不露,朱唇正启笑春来。霸而不争,笑口迎春,一如陈工的为人,让人心旌摇动。

画的风格首先是由线条、色彩来决定。我研究过孙钦陆先生的山水画,为什么他的山水画总有那种勾魂摄魄的功效,显得淡雅、意蕴深远,独树一帜,能很大程度地拓展观赏者的想像空间,达到脱凡脱俗、出神入化的艺术效果?究其实主要还是由淡雅的画面,柔和的线条、细腻的笔触所决定。正洋牡丹的第一道功夫就是调色,恰到好处,他画的桃子,笔者见了,很想拿过来咬一口,那种黄中带红的感觉,叫人满嘴生津。其实,我并不喜欢吃桃子,因为怕上火。无疑,陈复查先生的牡丹能产生那种神奇的美感,也是因为色彩的艺术呈现。

故而,对于色彩的准确把握,是画家成功完成一次创作的先决条件,需要画家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不断地去探索、研究、感受、发现并把握,才能在共性中找到个性,也才能创作出不一样的作品。

我刊曾经推介过长沙一个知名书画家胡少康教授的作品,他也以画牡丹见长。他的牡丹多为月色下的牡丹,有“月朦胧鸟朦胧”之感,属于大写意类,也是通过色彩来表达意境的。

艺术可以有偏爱,表现的手法却没有高下、厚薄之分,关键是个体的画者能在自己的领域达到极致。如果说胡少康是大写意风格,则陈复查是小写意,正洋的牡丹是以写实主义为主,中西合璧,虚实相生,故三者各有千秋,各具韵味,为不同风格的佼佼者,无法相互替代。于我,皆为最爱。


 

 

有一个时期,陈工说他很纠结,因为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在左右着他的艺术思维:一说他的画该满一点,制造一种大红大绿的喜庆效果;一说不必太满,空灵一点更具艺术性。各有道理。依谁的好呢?免不了心中纠结起来。而我的建议是,在空灵中体现喜庆,在喜庆的氛围中不失空灵,做一个真实的有特色的自己,正如大家都爱留发,并在发型的处理上多有创举,而陈工则一剃了之,干净利索,以光头突显自己的个性特色,这不很好吗?

冬天来了,如感觉有点冷,不妨在顶上搁一顶鸭舌帽,不仅能御寒,更添出几分学究味来。与众不同,别具风味,追求自己所喜好的,为人为画都不会错,以自己的脾性、面貌去做别人,这是一条艺术上的死胡同。


 

 

陈工作画,不在名利,纯属兴之所致,情之所发,一副大师气派,正因为这种气派,或许会造就未来的一代牡丹大师。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王憨山家属应邀参加“潇湘画派”成立仪式

下一篇:“富厚日新杯”美丽双峰摄影大赛征稿启事